首页 科室介绍 专家团队 典型案例 特色诊疗 专科专病 科室动态 学术交流 求医问药 联系我们
学术交流

 

有色光在发作性睡病治疗中的增效作用

 

    作者:    时间:2016-03-29   出处:张婷婷 罗爱民 黄雪梅 康维礼 郭沈昌   编辑:lsw   点击次数:3922

    关键词:有色光,发作性睡病,治疗

    现报告我院近3年来应用有色光结合药物治疗发作性睡病患者症状缓解情况,并与单纯药物治疗的患者比较。

    1.对象和方法    为2012年4月至2015年4月在本院睡眠障碍诊疗中心住院治疗的发作性睡病患者22例,均符合《睡眠障碍国际分类》(ICSD-2)诊断标准[3],排除既往有头部外伤、脑炎、肿瘤疾病史,有类似疾病家族史及相关精神障碍性疾病史。随机分为两组;研究组:男8例,女3例;年龄(16.6+6.1)岁,病程(2.9+2.7)年;有猝倒7人;4例曾经或现在使用中枢兴奋剂。对照组:男8例,女3例,年龄(16.0+6.4)岁,病程(4.2+4.5)年;有猝倒6人;3例曾经或现在使用中枢兴奋剂,1例曾服用抗癫痫药物。两组性别、年龄、病程等差异无统计学意义。

    入组者经1周清洗期后给予药物治疗,两组均静脉使用胞磷胆碱纳注射液剂量(250~500 mg/d),胞磷胆碱钠片 (0.4~0.6g/d),文拉法辛缓释胶囊(怡诺思)(75~225mg/d)。两组药物剂量随年龄及体重增加剂量,儿童为成人剂量的半量开始使用。研究组同时加用有色光(上午蓝光,晚上黄光)治疗。照射治疗:可见光波长:453 nm;光强度50lux;患者体位:坐立位(可见光LED灯从头顶直射全身,避免眼睛直视);时间:蓝光3h/d(8:00~11:00);黄光3h/d( 6:30~9:00)。疗程3周,治疗过程中两组均无其他中枢兴奋剂类药物。

    所有症状达到缓解时间:1~5 d为高效;6~10 d为显效;11~15 d为有效;15~20 d为低效;两组均以临床日记形式记录临床症状消失时间评价疗效。

    2.结果

    两组患者均使用药物胞磷胆碱钠注射液儿童0.25g/d、成人0.5g/d;胞磷胆碱钠胶囊儿童0.4g/d、成人0.6g/d;文拉法辛缓释胶囊儿童初始计量均为37.5mg/d,成人75mg/d;3天后加量;儿童最大剂量150mg/d,成人225mg/d;两组用药量差异无统计学意义。治疗3周后研究组高效、显效、有效、低效分别为5、5、1、0例,显效率91% ;对照组高效、显效、有效、低效分别为0、2、8、1例;显效率27%;两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

药物起效时间:研究组(4.27+2.64)d;对照组(6.83+3.25)d;症状缓解指:患者嗜睡次数≤1~2次/日,每次持续时间≤1分钟,且无猝倒、夜间睡眠障碍等症状。研究组症状达到缓解时间为2~11 d,平均(3.28+4.9)d。对照组症状达到缓解时间7~20 d,平均(12+3.93)d。两组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意义(P<0.05)。

    3.讨论

    发作性睡病是一种慢性神经系统疾病,以日间睡眠增多( EDS)、猝倒发作、睡眠幻觉及睡眠麻痹为特征性临床表现,EDS 表现为日间维持正常觉醒和警觉的能力下降,极易陷入睡眠状态,对患者的生活质量乃至生命安全会产生显著影响[4]。国内外多使用中枢兴奋剂治疗,但效果不理想。我院通过文拉法辛结合胞磷胆碱钠治疗取得较好疗效[5],且与现有对照组的疗效相当。有色光对人体存在生物节律作用,其对人的最大生物敏感度位于光谱的蓝绿色区域,睡眠激素中的褪黑激素在人体分泌受光照影响,其含量减少会使人精神、兴奋[6]。蓝光照射抑制褪黑激素分泌[7],其更能提高警觉性和信息传递速度。夜间黄光则改善夜间睡眠。本研究组中蓝光光照强度小,且在照射的同时可谈话、听歌等静态活动,并未发现不良反应。发作性睡病目前治疗主要是使用中枢兴奋剂药物控制过度嗜睡,以及相关行为措施和睡眠卫生教育等非药物治疗相结合[8]。尽管有色光疗法其机制以及治疗中剂量选择仍在进一步探讨,而其在医学上的应用已经十分广范[9]。本文希望有色光治疗在发作性睡病的治疗中,能发挥其积极的医学效用,临床推荐结合药物共同使用,以取得更好的临床疗效。现蓝光照射仪器设备价格偏高,但如果经济条件允许,亦可以家庭配备方便治疗。

[1]Lind A, Ramelius A, Olsson T, et al. A/H1N1 antibodies and TRIB2 autoantibodies in narcolepsy patients diagnosed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Pandemrix vaccination campaign in Sweden 2009-2010.[J]. Journal of Autoimmunity, 2014, 50(3):99–106.

[2] Singh A K, Mahlios J, Mignot E. Genetic association, seasonal infections and autoimmune basis of narcolepsy[J]. Journal of Autoimmunity, 2013, 43(8):26–31.

[3]Akintomide G S, Rickards H. Narcolepsy: a review[J]. Neuropsychiatric Disease & Treatment, 2011, 7(Issue 1):507-518.

[4]陈静,陈贵海. 中枢性嗜眠症[J]. 世界睡眠医学杂志,2014,02:119-125.

[5]张婷婷,康维礼,叶春生,等. 抗 [J]. 中华临床医师杂志(电子版),2013,20:9384-9385.

[6]鲁玉红,王毓蓉,金尚忠,曾珊珊,邵茂丰. 不同波长可见光LED对人体光生物节律效应的影响[J]. 发光学报,2013, 08:1061-1065.

[7] 郭菲. 与蓝光谱丰富的白光室外照明相关的视觉、环境及天文问题(续一)[J]. 光源与照明, 2011(03):25-28.

[8]Behrens N S C D S, Lopes E, Pereira D, et al. Experience with the use of modafinil in the treatment of narcolepsy in a outpatient facility specialized in diurnal excessive sleepiness in São Paulo ☆[J]. Sleep Science, 2014, 7(1):65-68.

[9]郭菲. 与蓝光谱丰富的白光室外照明相关的视觉、环境及天文问题(续一)[J]. 光源与照明, 2011(03):25-28.


【我要咨询】:17063099910

【一对一QQ咨询】:1061950736  790460929  


广东三九脑科医院 地址:广州市沙太南路578号 邮政编码:510510 电话:86(020) 62323939
咨询:020-87734296(手机:13922111505) 邮箱:999brain120@163.com 传真:86(020) 8763 3769 
Copyright 2006-2013 www.999brain.com 广东三九脑科医院版权所有 粤ICP备06087008号